秀秀天刀回坑中。。。

天刀回坑玩家,
陌上花开彼岸花,本命真武
吃的CP很多,长年活在北极圈中

唐真,刀真,威真,白真,花真,威唐,白糖,emmmmm
画渣,存脑洞
( づ ωど)您的小可爱在挖坑

回坑后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儿子的脸
真的超可爱啊
刹那头真好看,可惜买不起天赏

[天刀刀真]相思入骨丶脑洞补充

补充:

天刀是超现实全息网游
沈夷清是游戏公司里的服装设计,同时也是一个美术老师。
楚君忘是游戏GM,也是沈夷清的学生。
两个人在游戏中是情缘。
六年前,沈夷清出了意外,瘫痪在床。
他宁肯成为植物人,也不想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。在一次链接游戏时,拜托朋友做了手脚,从此意识沉浸于游戏之中。

这是一场虚幻与真实之间的抉择。
沈夷清以为自己拯救了失忆的楚君忘。
但其实一直都是楚君忘在拯救迷失虚幻的他。
而同时,沈夷清也拯救了黑化楚君忘。
互相拯救的故事。

宁可迷失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。
楚君忘躺在沈夷清的身边握住他的手。
要么,就一起迷失,要么,就一起回归。
不管去哪里,我都愿意陪着你。

我。。。有情缘了!!!!
终于不是单身狗老阿姨了!!!
鸡冻,我敲爱我家皮断腿的嫖老师!
副本输出大佬,搞事开红还敲厉害。
把我的辣鸡核武打到了心剑。
刀真果然好吃。
打架搞事的时候我离渊上善剑气驱影,他那边大风车断中流。
啊啊啊,神刀真的巨帅啊
我要吹爆我家嫖老师!!

[刀真]相思入骨(一)

起名废吖起名废

     【最幸福的事就是在我失去了一切之后,我还能有机会再次拥有你。】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    东越的这一场雨,应该是今年下的最大的一场。
        逃到东汀渔村的时候,楚君忘脚底一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还是摔破了脑袋,他满脸是血的从泥水中爬起来,整个人都懵了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就灰白的粗布麻衣被泥水雨水浸湿,黏在身上沉重无比。
        楚君忘还记得有人在追杀他,然而雨水和鲜血糊了他的眼睛,让他看不清路,走几步就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得赶紧离开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爬了好几次才勉强爬起来,强撑着身体向前挪腾着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海边的东汀渔村虽然是有钱人们追捧的地段,但因为靠海太过潮湿,并不是那么适宜常住,所以在这么个大雨中显得毫无人气,一家家漂亮的庭院都是不见一丝光亮。
        桃花枝丫从一家墙头探出,在磅礴的大雨下来回晃动着,却丝毫不显得干瘦,看起来生气勃勃,连枝丫都很结实。
        那似乎是一套中型的幽花庭。
        在满是大型庭院的海景房中显得格格不入,但却只有这里,透露着些许温暖的光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等咱们有钱了,就买套海景房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哗啦啦的雨水重重地拍打在他身上,恍惚间,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在对着他微笑,那笑容温暖如骄阳,似乎有着能瞬间驱散寒冷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抓着他的手,将一支盛开着桃花的枝丫塞到他手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放弃,我会陪着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他不记得他是谁,但在雨水的冲刷中一切又显得那么熟悉,就像是在过去的时光中,曾经无数次令他魂牵梦绕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 雨势直到凌晨才渐弱,正午时,便已经停了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迷迷糊糊地从被窝中爬起来,揉了揉黏在一起的眼皮,勉强精神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昨夜的雨下得太过壮观,勾起一些久远的回忆,令他辗转反侧直到夜半才堪堪入睡。
        今日,也自然是起晚了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洗漱好,穿上他最喜欢的校服,揣着拂尘背着剑匣出门了。
        昨天和太白好友约好要画一些抄本,但因为雨下的太大便只能择日再约。现下雨正好停了,便去不远的太白好友家里看看吧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雨后的空气本应该干净清新,空气中却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。
        那味道就在他家附近,走远一些就闻不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怕是有人在这打了一架……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本不想多管闲事,他孤家寡人一个,无依无靠的,招惹麻烦不好处理。
        但转念一想,八荒弟子怎能如此畏手畏脚?若是有人受伤他也能正好搭救一把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想着,沈夷清便转了回去,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发现了被雨水冲刷过的血迹。
        血水和着雨水渗入土地,看着十分不明显。
        那摊血迹深深浅浅的蔓延出去,直到他家房后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侧过身,正巧看到倚在后墙根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那身影蜷缩成一团,一动不动,看起来似乎死去多时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一惊,连忙走过去探探那人的鼻息。
        还好,还没断气。
        这人一身粗制麻衣破破烂烂沾满了泥水和血水。黑色长发披散开被干涸的血液黏成一缕一缕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扒开头发,露出那张被遮住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头部受伤了,脸上的血都是从头顶流下来,尽管这样,也掩盖不了他出色的样貌。
        才二十出头的年纪,是什么样的大事能让这个初入江湖没几年的青年身受重伤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他徒弟还在,应该也就这个年纪吧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那个孽徒已经被逐出师门,但一想到他在哪个不知道的角落受这样严重的伤,沈夷清还是会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 缩成一团看起来不大的青年,在被沈夷清扶起来的时候才展现他真正的体格。
        这人人高马大的,身材比沈夷清足足壮了一大圈。
       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扶上床。期间似乎被折腾的疼了,身强体壮的青年挣扎一下,差点没被沈夷清扔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捶捶自己的老腰,深深的觉得自己年老不中用了。也是太久没干什么体力活了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懒散惯了的夷清道长大概除了话本以外就没什么擅长的了。他的医术不太好,摸了半天脉搏也没摸出个所以然来。但所幸,他人也还算有耐心,也知道怎么包扎伤口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先是去烧了热水,再细心的剪开青年的破衣衫,衣衫下的伤口看着吓人,实际上没有致命伤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深吸一口气,替青年擦身体抹药膏。期间不可避免的看到了青年裸露的上身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身材结实健美,每块肌肉都似乎充满着爆炸的力量。在一道道交错的伤口下,更凸显出男性魅力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拿着毛巾的手有点抖,白皙小巧的耳尖也泛红。
        年轻的肉体太过美好了,老道长要把持不住了,默念道德经也毫无用处啊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晃了晃头,甩开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身上都是些皮肉伤,最严重的应该还是他后脑的伤口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小心翼翼的帮他捋顺好头发,一圈一圈地围上绷带。还拿了自己一套干净的里衣给他换上。
        忙完这些,便差不多已经申时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替他掖好被角,坐在一旁长吁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以后会来些什么麻烦,只希望别是什么杀身之祸。
        等这小子醒了,就把他送走。
  
        然而,等人醒了以后,沈夷清不仅不能送走他,还得把人留下来照顾。
        “楚……楚什么呢?我,我真的不记得了……”青年睁着一双漂亮的眸子委屈的看着沈道长,那浅色的眼睛里满是楚楚可怜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还被青年看得一阵心软,但一听到他的话,沈夷清就有些疑虑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姓楚?”他伸手捏过青年的下巴,来回摆弄仔细看了看。说来还挺巧,这个人和他那个被逐出师门的逆徒年纪相仿,脸型也有点相像,不仅同样姓楚,就连装可怜的样子也极为相似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……”青年被问得发慌,生怕被赶出去。他还记得自己在被追杀。但具体是谁在追杀他,他就毫无记忆了。而且这个救了他的道长,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依赖,不想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别,别赶我走……”看沈夷清皱着眉不知道想什么的样子,青年慌乱的抓住他的手,力气大得不像个受伤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先放手,”沈夷清被抓的有点疼,他叹了口气,缓和道,“我不会赶你走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道长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行了,你先休息,我出去一下。”沈夷清拍了拍他的手背,带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留着他倒也没什么问题,但是为什么老是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呢?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看着自己被抓出红痕的手,出神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和六年前,他第一次遇到他的徒弟时一模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,少年仅仅抓着他的手,用着要把他手骨捏断的力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想再被欺负了,道长收我为徒可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当时的沈夷清,一脸鸡冻,竟然有人想拜他为师?还是个看起来野心勃勃似乎能成大事的小神刀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刚刚出师的小真武收了他的第一个徒弟,也是人生中唯一一个徒弟。
        唉,野心比什么都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沈夷清扶额叹息。
        师徒什么的,都是孽缘,不得善终。
   

  

[天刀刀真]相思入骨、脑洞

失忆狼狗神刀x温柔老干部真武
养成系,年下攻,大量回忆杀
 
[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]
   
        神刀和真武以前是师徒(情缘),因为两人都不成熟产生了一些矛盾,就和平分手了。
        神刀改了名整了容,修为一飞冲天不仅成了神刀大弟子更是成了水龙吟的总舵主,手持镇派全身特效金光闪闪,好不威风。
        真武看破红尘无欲无求,在搬砖了一段时间后,买下了一直很喜欢却不舍得花钱买的地皮。没事喝喝茶下下棋和老友一起打工带老板赚赚外块,日子过的平淡如水,却悠然惬意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有一天,发誓再也不收徒的佛系道长捡到了一只没有大鸟的神刀。。。

男真武真棒

我真的想找个神刀情缘

真武真的还是男号好
改天把小神刀的脸换的攻一点

终于变男号了鸡冻成傻子

人菜瘾又大,论剑输到炸

神刀崽崽的试穿放鸟

超可爱

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有人吃移花x真武咩?
腹黑温柔攻x老干部佛系受

连着几天一直在打论剑,被各种移花花式吊打。
怪不得上次更新前他们说移花打真武就是打儿子。
真的,毫无抵抗力

仙四手游里最喜欢的天罡派

感觉有点像贵气的少爷


玩了才出的流星蝴蝶剑,哪里都不错的手游,操作有难度,主线有点难,有个关卡我打了十几遍才过,连招太厉害了,而且没有解控就是连到死,这样PVP就是抢先手?这样很无聊哎

一个纯[蠢]良天真的神相
可爱想日

用了捏脸站里的数据,自己改了一些

迟来的浮生应援

"小姐姐要来一起洗澡澡吗“


小英雄真好看,我入坑了

脑洞,恐怖无限流

攻:自私流弊老油条直男攻(傲娇)
受:软萌温柔偏执gaygay受

直掰弯,受撩攻,如何将一个自私无情的男人调教成为你摘星星摘月亮的忠犬老攻

   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?我可以为了活下去做任何事情,抛弃我的人格,让你去死。我永远不会爱上任何人,我已经抛弃了那些感情,我是个没有人性的人。这样的我,你还会喜欢吗?你还会像一开始的时候对我那样好吗?
   
    我会让你变成最好的样子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温平喜欢上了坐在后窗旁的转校生,那是一个名叫江川泽的忧郁男孩。
    男孩长的端正,浓眉大眼。但本应该是活泼开朗的年纪和长相,他却浑身散发着一种忧郁阴暗的气场。
    就像缠绵不断的雨,阴暗的不见天日。
    温平如同吸毒般,陷入了那场雨,无法脱身。
   
    那天放学,江川泽邀请他去了他的家,然后……
    温平在江川泽的床上醒来,却不见江川泽本人。
    那是一栋阴森的六层公寓楼,空无一人,却有着生活的气息。
    ……中间省略公寓副本……
    清晨的第一缕光照在温平清秀的脸上,他晃过神来,那一夜,他看到了江川泽的童年。
   
    被恐怖游戏选中的人在特定的夜晚特定的场所进入恐怖游戏的副本。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轮回,直到死亡,或者找到一个能代替你的人代替你去经历恐怖游戏。
    温平就是被江川泽选择的替死鬼。
    但是在江川泽即将脱离游戏的时候,温平紧紧的抓住了他。
    于是一个单机恐怖游戏变成了联机双人恐怖游戏。
    每次的剧情都是玩家的悲惨未来和过去。
    也就是说,被选中的人都有悲惨的经历(别闹!?)
    公寓:被父亲虐待的母亲和孩子(江川泽过去一)
    校园:男孩因为向同性告白,被举报,校园暴力致死(温平结局一)
    村庄:过节回家,半夜起夜遇到鬼,曾经是爆发过瘟疫的村床(温平过去一)
    小巷:连环杀人犯(江川泽结局一)
    记忆的迷宫:车祸失忆的男孩在鬼怪的迷宫中迷失了(温平结局二)
    死亡的轮回:死亡并不可怕,求死不能最为绝望,温平死亡现场(江川泽结局二)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马尾橘

肤色算是有点进步了,还知道高光了qwq



王者荣耀一姐反手摸肚脐
在b站看了上好佳的女装。。
emmmmm。,,
于是突然想画女装橘子

女装play草稿流下半身画不动了
明天稍微改改

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


用来参加大广赛的作品的一部分

把月亮摘下来,单独弄个壁纸送给搭档的室友




emmmmmmmmmm,

p1 性转菠萝橘

p2 姿势参考

ooc橘子

这是,熟女?

一种叫做菠萝橘的橘子

很甜很好吃

摸鱼

ooc的橘子

《无限之回溯死亡》作者:紫界

简介:

六个陌生人在神秘莫测的封闭空间里相会了。
其中一人自称“资深者”,并扬言他们之中有个杀人不眨眼的“鬼”。
如何躲避“鬼”的追杀,并逃出这个世界,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穆钦:我有个非常喜欢的人。
他人很好,总喜欢拿着刀子在我面前跳舞。
但是有一天,他疯了。

*没节操受X没节操攻
*我要用正确的姿♂势为你们掀开这个残酷世界的真实一面。
*灵感来源于游戏“黎明杀机”,以及多个杀人游戏、逃生游戏。对部分游戏设定略有借鉴。

内容标签: 强强 无限流 相爱相杀 系统 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周悦,穆钦 ┃ 配角:甲乙丙丁无限死亡的炮灰…… ┃ 其它:无限流,快穿,攻很饥渴,受无节操,我用绳命跟你谈恋爱,高能虐狗,完全不虐


强推紫界大大正在连载的无限流耽美小说《无限之回溯死亡》

黎明杀鸡类型的大逃杀、恐怖烧脑的耽美

才看了一半,感情戏不太多但是两个人很甜啊

很久以前看过紫界大大的《逃离无限密室》和《恐怖游戏实况直播》两本书,那时候是第一次看无限恐怖式的耽美,觉得特别惊艳,记得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没有腐的时候看《飞升之后》

她的文很有特点,大大的脑洞很棒,文笔也很好,看了就停不下来,那两本书当时翻来覆去看了好几个月,看不过瘾。

我画的是木剑

真的,木剑不是受

真的真的不是受

根本不会画攻啊啊

连着两天都在玩橘右京,结果一打排位就是各种送,他明明那么帅ʕ๑•ɷ•๑ʔ❀
想要一个橘子大佬带我排位qwq
我是个钻石五小白
再输一把就铂金的那种菜鸡